安庆地理 潜山老汽车站 黄骏骑

时间:2019-03-31 14:57   编辑:admin

昔日的车站(资料图片)据《潜山县志》“交通客运”一章记载:“1957年10月,省汽车运输公司拨款2000元,在县城北(今搬运公司处)建草房8间,始设售票房、候车室等。”笔者那时才五六岁,没见过这草房汽车站的模样。后来我见到的汽车站,已是钢筋砖瓦结构,初具规模了,从地理位置上推断,应该是改扩建的。

潜山老汽车站坐落在太平路通往彰法山的路口,地处城郊,但交通还算便捷,是通往太湖、宿松方向的必经之地。牌坊式的大门头上,写有“汽车站”的字样,十分醒目,远远就能看见。一排米黄色的木板门,进去就是候车室,有几十平方米的样子。靠壁有一间很小的工作间,那是车站的售票处,墙上有一个小圆洞,平时用木板插上,只有售票时才看得见洞口。从洞口往里看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售票员的脸。经过侧边通道,后面是一个院子,是停靠汽车、旅客上车的地方。

老汽车站给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一个字——“挤”。

买票挤。因为这里是过路站,车上又没有联络工具,到太湖、宿松等地的长途旅客,只能等到汽车到站时,根据车上空余的座位确定售票的数量。车子刚停下,扩音器响了,旅客蜂拥而至,一下子挤到卖票的小圆洞前。僧多粥少,导致每次购票的队伍特别长,人挨着人,拥挤不堪,经常有不够自觉的人不按次序往前插队,引起后面的人不满,继而发生争吵,甚至拳头相向,动起粗来。1982年前后,我在县教育局工作,有一次陪同局长下乡,县内短途可提前购票,于是头天下午3时,我急匆匆赶到汽车站买票。进门一看,售票处人头攒动,早就排起长龙般的队伍。我只好耐着性子排队。好不容易轮到我时,感到身后有人故意推搡、起哄,有的几乎站到我的肩膀上。当时一心买票,全没在意这些。回来一摸上衣口袋,发现钱包没有了,里面大概有五六元钱。事后才恍然大悟,这肯定是那伙人设的局,趁机会下的手。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丢失钱包,因而印象特别深。

候车挤。车站一年到头人满为患。候车室有几排长木靠椅,乘客先来先坐,没有坐的地方,或席地坐在行李上,或来回闲逛。车站工作人员少,谈不上有人服务,维持秩序。这里也向县内的黄铺、王河、水吼、源潭、官庄等汽车代办站发车,办货的、走亲戚的、出差的,都要到汽车站乘车。一时间,小孩子的哭闹声,大人们的喧哗声,不绝于耳,给人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。忙乱中,有人丢了随身物件,少不了大呼小叫,四下寻找。

上车挤。发车的时间到了,广播里传来“到某某方向的旅客,排队上车”的声音,候车室里立即骚动起来,人们纷纷挤向通道,都希望自己早一点上车。前面的旅客一个劲地往前挤,后面的只能一步一步向前挪,那些拖儿带女的、随身带很多行李的,被挤得嗷嗷叫。一些调皮的小孩或从大人们的肩膀上爬过去,或从大人们的胯下钻进去。这时候,最威风的是那个口中含有口哨、手中挥动小红绿旗的调度员老费。哨声一响,他一挥手中的绿旗,意味着“放行,出发!”在众人的注视下,满载乘客的汽车缓缓驶出汽车站,不一会儿,身后就扬起一阵灰尘。

有时候,hg0088现金,县内短途的乘客多,到了半下午还滞留在候车室里。乘客中有人三番五次地与车站方面交涉,要求他们与上面联系,增开“加班车”。车站的同志也善解人意,不断地摇电话反映这里的实际情况。天渐渐黑了下来,在大伙的欢呼声中,总算来了一辆加班车。这车子多半是解放牌敞篷车,里面没有座位、扶手,只要买了票,都可以上车。车子开动了,里面的人晃动起来,倘若来一个急刹车,后面的人会全部压到前面的人身上。到了目的地,每个人都是一身灰,成了“白毛女”。

1969年,县城老汽车站经受了一场严峻的考验。这一年的7月14至17日,全县遭受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灾害。汽车站在县城的低洼处,洪水凶猛地冲进车站,好长时间都没退去,致使车站浸泡在水中。大约在8月份,我到逆水乡出差,路过车站,还看到洪水在门窗、墙壁上留下的水渍。好在基础部分是用轮窑厂烧制的黄砖所砌,比较牢固,车站总算没有倒塌。

后来,交通运输市场逐渐放开,许多个体户买了中巴车开始跑起了客运,乘客无需进车站就能出门,汽车站的功能日趋萎缩。随着县城建设规模的扩大,这里“黄金地段”的位置也随之凸现。再过些年,经省汽车运输公司与省供销社协商,采用股份制,车站整体转让给了潜山供销社,在这里建起了一幢现代气派的“皖城大厦”,成了当年县城最大的购物中心。潜山县城老汽车站也就这样淡出视野,定格在我们的记忆里。,hg0088正网

分享至: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